又是石榴花香飘过时

2018-11-28

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,石榴花早已经开了,而石榴也早已成熟了,每年会为我摘门前石榴的你们却不在了……




十二岁那年,我,一个年纪尚小并且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,独自去了外地读书。可能是因为从小比较独立,并没有让父母操太多心,你们啊,每次打电话时总是焦急得如“老小孩”一样地一遍又一遍地对我嘘寒问暖,千叮咛万嘱咐,可我总是漫不经心地应付着。

   时间一久,我便开始想家了,想家乡甘甜多汁的雪梨,淳朴友好的民风,以及总在门口笑盈盈地待我归的你们。




无数次,我都会在梦中梦见小时候,你们俩在地里劳作,我和表姐在院子里玩,而我也会调皮地拦住你们:“外婆、外公,为什么你们总是这么忙呀?能不能陪我玩玩呀?”你们也会十分温柔地说:“乖,和姐姐好好玩,我们忙完了就来和你们耍哈……”可是啊,你们能忙完的时间真的太少了。

偶尔又会梦到房屋后渌绿地池塘,里面有许多地小鱼,村里的小孩都会来到这不深不浅的小池塘边玩。每到中午了,每家每户都会飘起袅袅的炊烟,整个村子都会飘起一阵腊肉的香……张家大婶,李家阿伯总是会十分热情地邀请我们到他们家做客。

饭后无忧无虑的闲暇时光最美好,可是如今,再也回不去了。




记忆中的初一那年,外公走了,带走了我天真无邪的童年,让我在那一天之内,把十年的泪都流尽了。外婆呢,也听了儿女的劝,开始休息了,不再忙于田地之活儿,可更多的时候会安静地坐在屋子里,双眼无神地静默着。

2016年8月,外婆也病了,而且是绝症。我想:或许是勤劳了大半辈子的人吧,也该好好休息了。病魔让她从刚开始的可以慢慢走动,到后来的卧床不起。

还记得那天在床边陪她聊天的情形。

我说:“石榴快熟了,不知道今天门口那棵石榴树结出来的果子好不好吃?”她愣了半天,才说:“对呀,可是今年外婆不能给你摘果果了哟。”

不知怎的,一听到这句话,我便泪如雨下,不能停止。看着我,她那浑浊的眼睛,也掉下来两粒泪珠。她用手轻轻地抚摸着我,发出如枯朽的老树一般沉重而无力的叹息。

一个月后,外婆也离开了。



静待石榴花开,花香自来,带走的过去是在乡下那些无忧无虑的日子,带不走的是爱,是我对家乡的思恋,是一份剪不断理不乱的亲情与牵挂。

一阵清风拂过,我闻到了淡淡的花香,石榴花又开了……




作者:高2017级19班   周研君

指导教师:覃敏

审核:外宣办